首页文章详情页

大厂NFT作品疯炒到发行价10倍 有交易平台为“黄牛”开绿灯

本文共3124字,需花费8分钟来阅读
NFT译为“非同质化通证”,每件作品一经NFT化都具有独一无二的身份,所有权只能被一位买家拥有。

“太难抢了,根本抢不到。”中秋节之前,“黄牛”余军(化名)对记者抱怨。余军所说的并不是车票,而是当日某互联网大厂限量发售的亚运会“数字火炬”数字收藏品。这是亚运会70年来首次发行数字特许作品,区块链技术的运用使其变成了NFT艺术品:每个火炬都有独一无二的限量编号,永久存证,不可篡改。

“售价39元、限量2万份、NFT作品......”这吸引了大量的收藏爱好者,也不乏像余军这样的投机者。没抢到手,余军到现在仍耿耿于怀:“这IP绝对是现在大厂发售的NFT作品中的天花板了,题材值钱,并且是3D展示。二级市场至少四位数起,编号好的五位数都正常。”

NFT译为“非同质化通证”,每件作品一经NFT化都具有独一无二的身份,所有权只能被一位买家拥有。所有权记录在区块链上,保证真实可验,不用担心买到赝品,也解决了盗版问题。

NFT的出现带来了加密艺术,全球NFT艺术品市场交易很是活跃。反观国内,在“数字火炬”之前,该互联网大厂已陆续推出了多款限量款NFT作品,线上抢购火爆,线下已悄然刮起“炒作风”。

“买家很在意编号,就像手机靓号一样,一个好编号也能卖出好价格。”余军向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传授起了“生意经”,“像0001和8888这种编号肯定会成为特别收藏品,绝对有的炒。我之前曾卖出个编号比较好的NFT商品,买家就花了大价钱买走了。”

不过,记者调查发现,该互联网大厂并未放开NFT作品交易,二手电商平台也对涉NFT信息审核严格,国内NFT作品到底是如何交易的?

挂售价高至十倍,私下转赠绕开交易限制

炒作源头始于上述互联网大厂关于NFT作品增加了“转赠”操作,转赠要求赠予方至少持有该作品180天等条件。同时该大厂也多次强调,请勿对NFT作品进行炒作、场外交易等行为。

转赠条件虽然要求严苛,但在炒作者眼中,这离全面放开交易已不远了。他们相信,总有一天会放开交易、“暴富”指日可待。

“圈里人都比较乐观,抢到就是赚到。”一名参与NFT投资的张浅(化名)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说:“现阶段的模式可以看作是卖‘期货’,主要在闲鱼等二手电商平台上进行,虽然平台对NFT关键词进行屏蔽,但是依然可以绕过屏蔽,进行上架,然后等买家进行交易。”

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在闲鱼上直接搜索NFT确无显示,但是搜索相关特定关键词也会出现NFT作品,并且相较于几十元的发行价,在上面的挂售价格通常都是十倍以上甚至过百倍。

不过记者也观察到,二手电商平台对此类信息管控很严格,某条“数字火炬”NFT商品自发布后,大概过半小时就下架了。

“我每天都会关注NFT作品的发售时间,提前做好准备,网速与手速缺一不可。”张浅对记者坦言,“等抢到后就可以找买家了,实际上想买的人还不少,一般转手就能赚十倍以上。一个NFT作品的转手价格得综合考量创作者、出品方、发行渠道、内容主题等。在我经手的交易中,博物馆、研究院的IP比较受市场欢迎,也能卖出高价。”

至于具体如何交易,余军向记者说出了里边的“道道”:除了直接在二手电商平台交易,他们还会在一些社交媒体上传播,让想买的人加群,谈妥后在平台交易,也可签电子合同或转赠协议保证双方利益。如果遇到特殊情况,180天后不能转赠了,那么卖方就全额退款但不需要赔付。

“抢购NFT作品主要是因为互联网大厂的NFT大多与知名IP联合推出,有我喜欢的动漫或者艺术家。这对于我们这些爱好者而言,吸引力很大。不过因为限定原因和炒作NFT的人参与,我们很难抢到,逐渐也没了兴趣。”艺术品爱好者陈女士在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NFT交易平台花样多,有平台竟鼓励“黄牛”炒作

由于互联网大厂推出的NFT作品现阶段不支持交易,一些更为激进进的投资者选择在iBox、UMX等中小NFT交易平台购买NFT作品。

“选择中小NFT交易平台是因为来钱快,可以用人民币进行交易。”在中小NFT平台进行投资的王哲(化名)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自己在平台上已买入多个NFT作品,基本上稳赚不赔。前两天刚卖出去一个原价9.9元的NFT商品,卖出价格是68元,除去手续费,赚了将近5倍。“很可惜的是,之前抢的大闹天宫系列NFT作品129元就出手了,现在都炒到1000多元了。”

记者调查发现,这些中小NFT交易平台玩法多样,采用定价发行、盲盒发行、拍卖等模式来出售不同类型的NFT作品:普通NFT作品多采用定价方式;大IP的NFT艺术品多采用拍卖方式;盲盒则是NFT市场的一种新玩法,平台发售NFT盲盒采用定价发行,用户购买并开启后可选择在二级市场定价或拍卖方式出手。

“每个盲盒内都有一个或多个NFT作品。”王哲称,一般来讲,盲盒里的NFT作品分成不同的等级,隐藏款或者SSR等级的获取难度最大,普通款或N等级是最容易获得的。越稀有的作品价格就越高。

另外一名投资者董言(化名)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:“最近我也开始玩NFT盲盒,不过很快就低价抛售了,因为行情飘忽不定,很容易砸手里。我注意到,光看见卖的却不见买的。实际上,这些平台上价值高的IP并不多,价格全是商家炒上去的。”

这些平台上炒作风气盛行,指不定哪天投资者就变成了“接盘侠”。董言坦言,“有朋友跟我说过,这些平台大多是山寨平台,有跑路风险。目前还没有任何针对NFT的监管政策,未来也可能受到重大影响。但从目前来看,我还是靠这个赚了钱。”

据记者观察,这些平台对于“黄牛”炒作有着不同态度。有交易平台打击炒作行为称,NFT商城存在大量项目挂售且有多次出价,但未能成交,严重影响平台生态健康,必须予以规范;也有平台在用户协议上明确表示,“区块链数字藏品的价格波动性很大,我们不保证任何区块链数字藏品的购买者不发生亏损。”

另有奇葩平台不仅不打击“黄牛”,反而公开宣称“黄牛”就是“做市商”。UMX平台表示,NFT二手市场是自由市场;“黄牛”提供了流动性,是“做市商”,解决了随时想买和随时想卖的需求;NFT“黄牛”通过版税支付费用给到原创作者,所以我们其实欢迎“黄牛”参与。

在UMX平台二手市场,记者注意到,首发价格36元发行100份的“极限素描《喀麦隆黑》”NFT商品,目前二手挂售价格已经在5000元以上,较首发成交价涨超6000%,最近一笔成交价格更是高达6666元。

记者发现,UMX交易平台疑似“无照经营”。据了解,该平台的主体运营公司为上海千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。天眼查App显示,该公司并无取得拍卖业务资质。

“拍卖是公开竞价的买卖方式,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,都须取得拍卖经营许可证。”某拍卖行业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,合法的拍卖首先应向所在地工商系统申请经营范围增项,再经所在地工商部门审批后才能取得经营许可。

有业内人士指出,NFT尤其是NFT艺术品的价值会根据市场需求升值或贬值,一旦市场热度相对降低,随风炒作的现象逐步冷却,那么NFT的资产价值也会大打折扣。

NFT亟需“挤泡沫”,长期价值待评估

“炒作行为,将给国内NFT发展带来多重因素影响。”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孙晓东律师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NFT市场炒作后会使得市场竞争加剧,而这种竞争是带有不正当性。这会给很多关联及衍生的中小企业造成损失;大量热钱流入到NFT而不是流入实体经济,可能会造成经济系统空心化,不利于长期健康发展。

孙晓东律师进一步表示,一个行业被炒作后,往往存在大量的投机者,这些人对该领域、该行业的认识可能不够深入,缺少行业投资分析经验和能力。在市场大幅波动的时候,大量投资者会遭受到经济损失,进而退出市场,使市场赖以生存的底层生态遭到破坏而难以发展壮大。

“虽与比特币等虚拟币相比,NFT已具有一定实物价值,但NFT的金融属性也造成了NFT溢价的市场风险。”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高培杰律师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目前国内对NFT政策导向并不明确,NFT需在监管的规范引导下发展。

高培杰律师建议,在遵循市场规律的情况下,首先,应当制定、完善相应的法律规范,加强市场监管以及资金流动监控。其次,保证合规运营管理,促进NFT信息公开透明,保证上链前NFT产权权属明晰,避免交易过程中的权属争议,并引导投资者建立正确的投资理念,共同搭建健康的NFT市场。

不过,也应看到,新事物发展前期出现投机泡沫并不少见,NFT的长期价值也有待发掘。

“NFT的真正价值在于为现实世界的物品提供一个安全、高效、低成本的上链渠道。”工信部工业互联网区块链重大项目评审专家、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晓华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,NFT的出现将加速实物资产上链和数字化,从而进一步完善价值互联网体系。借助区块链的存储和交易机制,NFT具有不可复制、不可篡改、全程可追溯的物理特征,能进一步创建具有独特性的数字资产。

“NFT的价值在于能在数字时代利用区块链技术去表明数字物品的权属,这对于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的建设具有重大意义。”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会长郑定向《证券日报》对记者表示,NFT重新定义了数字时代艺术品的收藏概念,为人们展示了数字世界新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,同时也降低了参与数字世界构建的门槛,这是NFT被看好的重要原因。

证券日报记者 邢萌 见习记者 张博

1、本文仅是传达资讯之目的,不代表猎云财经立场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
2、猎云财经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侵权必究。如需转载请联系官方微信号进行授权。转载时须在文章头部明确注明出处、保留官方微信号、作者署名,如转自猎云财经(微信号:lieyuncj)字样。
等1人已打赏
扫码阅读全文
右键可直接复制图片
×
返回顶部